【重返百餘年前的臺南市區,探訪失落在地圖上的老戲院身影】 | 文化旅遊 | 台灣旅遊誌小編

圖版1- 東京歌舞伎座 Kabukiza 1924-1945.jpg
圖版1 ▍日本東京歌舞伎座1924年到1945年的外觀,由岡田信一郎(1883-1932)設計,為宮古座外觀設計仿效的對象。(轉引自Wikimedia Commons網站)(註釋1)
宮古座總面積四百坪,外部為「煉瓦鐵筋」,意即鋼筋混凝土磚造結構,內部為日式的木造二樓格局,普通可容納一千名、最多可容納一千五百名觀眾,設備先進,通風良好,劇場空間舒適,也設置有廁所等。(《臺灣日日新報》1927-07-31第2版第9791號;枠本誠一1928:152)關於宮古座的舞臺與觀眾席樣式的相關資料有限,但是由於建築樣式參考歌舞伎座,且內部裝潢採用日式木造格局,照常理推斷舞臺應該也依循歌舞伎劇場慣例設置花道及旋轉由舞臺。報紙上的照片來看,宮古座舞臺寬度可容近20人寬鬆排列而坐,可謂相當寬敞(圖版3),部分照片中的右舞臺有疑似花道的結構(圖版2)。(《臺南新報》1930-10-13第4版第10320號;1930-10-28第4版第10335號)另外董日福也指出宮古座舞臺「是座可以旋轉的大圓盤,大小約略等於觀眾席」(2010:62),說明宮古座內確有旋轉舞臺。
※註釋1:照片引自Wikimedia Commons 網站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Eka1005.jpg,徵引日期:2016 年8 月1 日。
圖版2- 宮古座三百年紀念演藝會 1.jpg
圖版2 ▍ 《臺南新報》報導1930年10月間在臺南市舉行的臺灣文化三百年紀念會,在宮古座有藝妓表演,照片中可見宮古座舞臺的概貌,上方照片中右舞臺部分(照片左側)似有向觀眾席延伸,疑似花道。(《臺南新報》1930-10-28第4版第10335號)  
宮古座的觀眾席為榻榻米而未用座椅,以至於曾因觀眾未將鞋子留在門口而帶鞋進入內,引起衝突: 臺南宮古座門番某某二人、去二月三日晚上、有市內吳朝萬氏帶其家族一同要到該座觀劇、入門時把鞋履以包巾包住經收單者許他帶入、不意入到裡面即被前記門番二人阻住、橫豎不說便把他推出、不等吳某與他理論便用武力對待。……(《臺灣民報》1930-02-22第6版第301號)日人習慣跪坐看戲,但是臺灣人不能適應,所以又有臺語諧音稱呼宮古座為「艱苦坐」。 
圖版3- 宮古座日本音樂舞踊.tif.jpg
 圖版3 ▍ 《臺南新報》報導臺灣文化三百年紀念會在宮古座進行的演奏會,照片中顯示宮古座的觀眾席及舞臺,舞臺寬度可容近20人寬鬆排列而坐,照片左側難以辨識是否為花道。(《臺南新報》1930-10-13第4版第10320號) 1933年1月間及11月間宮古座都曾失火(《臺南新報》1933-01-14第8版第11137號;《臺灣日日新報》1933-11-06第8版第12065號),然而建築物主體損傷不大,仍得以繼續經營。1938年3月《臺灣自治評論》雜誌〈宮古座の改造〉一文,議論宮古座觀眾席改造增設椅子的正反方意見,文中指出數年前曾試著在榻榻米觀眾席後方,可機動增設四五十張椅子,但是乏人使用,且增設椅子反讓帶幼兒的婦人不便。但是反過來說當時一年中大約有七成到八成的演出已經是活動寫真,設置椅子席似是符合時代潮流之所需。(不詳1938:107-108)1939年7月《臺灣公論》專文〈宮古座いよいよ椅子席に改造さる〉介紹宮古座多年的懸案終於解決,於1939年6月11日休館改造椅子席,(註釋2)採用與臺北國際館相同的舒適墊椅,放映室改到二樓,增加十餘台電扇。(不詳1939:11)此一戲院內部的改造整修,也呼應宮古座節目類型由戲劇轉向電影的趨勢。 註釋2:臺南鹽分地帶作家吳新榮(1907-1967)在日記中多次記載其至宮古座看電影的經驗,其中在1939年8月18日的日記中記載到宮古座聆聽日本聲樂家關屋敏子的音樂會,首次體驗新改造的椅座。(「臺灣日記知識庫-吳新榮日記」1939年8月18日)

摘自《府城.戲影.寫真:日治時期臺南市商業戲院》
府城.jpg
(本文由獨立作家授權提供)
如果您也有旅遊資訊、優惠訊息、活動展演等各項訊息要提供給編輯,
可以來信 edit@talk.tw【台灣旅遊誌編輯部】收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