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的眷村小吃:這些美味讓人難以忘懷!】 | 美食之旅 | 台灣旅遊誌小編

眷村各家廚房有來自各省不同的口味,每天傍晚還是有流動攤販,用推車或扁擔肩挑進入村內販售,讓大人、小孩大快朵頤,那好吃到不得了的感覺,迄今仍回味無窮。
tofu-1204639_640.jpg
到村內賣的小吃,我最懷念的是臭豆腐、熱豆花、粉圓、甜酒釀、大麵羹、米糕粥、麵茶和山東大饅頭,每一位攤販都有特色,長年以來和眷村鄰居也建立深厚情誼。

賣臭豆腐伯伯是一位老芋仔,年近七十歲,彎腰駝背,每天傍晚準時到村內叫賣。高亢的上海人口音:「臭豆腐!臭豆腐!」大部份時候甚至不用喊,豆腐臭味和香辣味早穿進家家戶戶,讓人不跑出來吃都受不了。

老芋仔臭豆腐內嫩外脆,炸的恰到好處,加上蒜泥、蔥、醬油、麻油等佐料,尤其精心製作的辣椒口味,更是風靡全村,沒人能逃過他手掌。

多年後,我告訴報社同事王世勛,這位外省老芋仔的臭豆腐,是我所吃最棒的一攤,沒人能超越!經過我南北各地評比結果,堪稱台灣第一。

世勛很不以為然指出,位於台中市三民路和太平路口的路邊攤,到了晚間,有一個外省老芋仔賣的臭豆腐,才是全台灣最好吃的,尤其辣椒無人能比。他以前就讀台中商專,常去吃這家臭豆腐,後來出社會,只要想吃臭豆腐,也一定要專程到這攤。

驚奇的是,世勛指的這位老芋仔,和我說的竟是同一人。我唸一中時,每天放學會經過太平路,知道老芋仔在此設攤。英雄所見略同,真的是世界第一好吃。
asia-671266_640.jpg
賣熱豆花也是一位外省老芋仔,年紀很大,生意不錯。他豆花一碗賣五毛錢,如果用自己家的碗公裝,加湯加料不加價,老媽經常會加買一碗,讓幾個孩子都能分享。

賣甜酒釀的老芋仔是騎單車來叫賣,可能酒釀比較特殊,一般小孩不能吃,哪幾家鄰居會買,都很固定。很久很久一次,老媽才偶而買一罐,讓我們品嘗一下。其實也沒什麼特殊,我只是懷念他的叫賣聲:「酒釀!甜酒釀!」
asia-671261_640.jpg
大麵羹和米糕粥則是一位台灣婦女來賣,用台語喊著:「大麵羹!米糕粥!」冬天吃米糕粥,再加點米酒和花生粉,人間美味也!賣粉圓的是另一位台灣中年婦人,冬天賣熱的,夏天則加冰。或許是童年難得有機會品嚐小吃,只要老媽或大姊出錢請客,我都覺得好吃的不得了。

眷村鄰居平常是到大雅路口的早餐店買豆漿、燒餅、油條或饅頭,我唸國中時候,村內來了一個騎機車的年輕人,每天傍晚固定時間叫賣「機器饅頭」。由於機器做的山東大饅頭,又大又白又結實,加上這年輕人充滿活力,跟眷村伯伯、嬸嬸講話又甜,賣的特別好。

後來,另有一個理平頭的年輕人,也騎機車來賣「機器饅頭」,兩人本來時間錯開,一個上午、一個傍晚,後來經常對上,雙方較勁不已,甚至比誰和伯伯、嬸嬸感情深?當然,最後還是理平頭略遜一籌,只好改到其他眷村發展。

除了上述流動小吃,固定在村內設攤的是計媽媽「香辣四川涼麵」。若論排名,無庸置疑,第一名首推臭豆腐,第二名四川涼麵,第三名就很難挑了,因為每一樣都捨不得。

現在台灣各地有知名小吃,電視、電台、報紙和雜誌天天都在宣傳介紹。是不是真的好吃?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我想,小吃真的要被認定「好吃」,除了真材實料、廚師真功夫,還是要投入吃者的「感情」。

摘自《台灣人在眷村:我的爸爸是老芋仔》
眷村.jpg
(允晨文化提供)
如果您也有旅遊資訊、優惠訊息、活動展演等各項訊息要提供給編輯,
可以來信 edit@talk.tw【台灣旅遊誌編輯部】收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