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的自我追尋--樟腦的黃金時代】 | 習俗文化 | 台灣旅遊誌小編

台灣.png
小時候家中衣櫃裡都有白色的樟腦丸,刺鼻的味道可以趕走蟑螂。現代衣櫃的木材大多已經化學處理過,很少再用樟腦。偶爾可見的驅蟲丸,也都是 人工合成的代用品。那懷念的樟腦味道,只能到博物館裡找。

兒玉町的南門工場
站在台北市的舊南門,往西看是愛國西路,清代的城牆拆除後變成三線道。膾炙人口的《月夜愁》:「月色照在三線路,風吹微微…」就是指這裡。向南望是南昌路, 日本時代叫兒玉町, 路口右側文藝復興式的紅磚建築,當年是專賣局本部。左側整條街則是現已消失了的「南門工場」。一百年前,全世界的樟腦八成來自這裡,連好萊塢的電影工業都缺不了它。

專賣局的建築還在,南門工場則只剩下「紅樓」和「小白宮」。紅樓是建於一九一五年的樟腦倉庫,維多利亞式的紅磚建築。小白宮是建於一九〇二年的鴉片倉庫,石材來自拆除台北城牆的唭哩岸石;另外還有一個建於一九二九年,消防用的「四百石水池」。

台灣博物館的「南門園區」展覽百年芬芳的樟腦產業史,其中隱藏著當年的原漢衝突,以及一段鴉片密辛。

消失的樟樹
天然樟腦可從樟樹中提煉。樟樹只生長在台灣、日本、及中國南部,又以台灣最多,北部在海拔一千二百公尺以下,南部在一千八百公尺以下的山區都有樟樹林。 台灣曾經是全球最大的樟腦產地, 一直到二次大戰前, 這個產業才逐漸沒落。經過一百多年的瘋狂砍伐,台灣的樟樹林不見了。但路旁仍然可見樹皮有縱向深溝,釋放出淡淡香氣的行道樹,那就是樟樹。嘉義詩人賴惠川 (一八八七~一九六二) 有首七言絕句詠樟: 「花紋遍體老蕃山萬蠹紛紜未足患。自昔名高三角湧,未能真味落人間」。意思是:生長在深山的樟樹樹幹有漂亮的花紋,散發的香氣可以防蟲蠹。三角湧(現今三峽)以前盛產樟樹,可惜代替品盛行,真正的天然樟香愈來愈少了。

樟腦的黃金時代
樟樹裡提煉出來的樟腦及樟油,都是高貴的藥材或香料。除了驅蟲之外,中醫用樟腦來治疥癬、霍亂,西醫用來當強心劑,治神經衰弱。我們常用的曼秀雷敦、綠油精裡也都摻有樟腦。

早在十七世紀,鄭芝龍的海商隊就拿台灣的樟腦跟日本貿易。從荷蘭時代到日本時代,茶、糖、樟腦,是台灣對外貿易的三張王牌。到了十九世紀後葉,化學家發現將纖維素用硝酸處理後,加上樟腦便可製造無煙火藥和賽璐珞。無煙火藥的推動力比黑色火藥大,又可在戰場上隱匿蹤跡,在一次大戰時大為流行。賽璐珞則是最早期的人造塑膠,質地細緻如象牙,當時用來製作撞球。這兩種新發明中,無煙火藥太容易燃燒,需要樟腦當穩定劑。賽璐珞質地太脆,也需要樟腦當塑化劑。樟腦一時成為搶手的軍需物質與工業原料。小時候的鉛筆盒、乒乓球、眼鏡框、以及「仔仙」玩偶,幾乎都是賽璐珞製品。賽璐珞可以染成各種顏色,柔軟度也愈來愈好,美國的柯達公司更出產賽璐珞膠片,用來拍電影。全球的樟腦,一半以上來自台灣,若說卓別林的電影必須依靠台灣的樟腦,並不為過。樟腦產業成為當時台灣的搖錢樹。

內文出自《福爾摩沙的自我追尋》
自我.jpg
(允晨文化提供)
如果您也有旅遊資訊、優惠訊息、活動展演等各項訊息要提供給編輯,
可以來信 edit@talk.tw【台灣旅遊誌編輯部】收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