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時代的悲劇:台灣人殉情記】 | 文化旅遊 | 台灣旅遊誌小編

一對男女重回鐵道旅館,踏上玄關前的石階,一階、兩階、三階,一階一嘆息,把冷硬的石階都踏軟了。

並非每個投宿鐵道旅館的,都是精神飽滿的旅客,或來台灣探奇,或來台灣訪舊談生意;也有像大橋先生與內本小姐這樣的天涯淪落人,即將親手切斷自己的生命光源,從一九三一年的人間名錄消失。

幾天前,他們從大阪來台北,住了一晚,就像鐵道旅館常見的客人,有閒有錢,隔天就往中南部遊玩去了。再回鐵道旅館時,大橋先生卻聲稱受了風邪,不出房門。四天後,午後五點,旅館服務生強開門鎖,發現兩位已經昏迷多時,像似服了劇毒。

那個年代,不管在台灣或在日本本國,愛情因種種阻礙,日本戀人以死相殉,已不是新聞。鐵道旅館殉情事件之前,被稱「文壇巨匠」的小說家有島武郎與愛人同往輕井澤,也選擇在別莊「淨月庵」上吊自殺。之後,則有滿洲國交通局總務司長的太太梅子,婚外情又姐弟戀,在大連市情人家裡,與之相擁共赴黃泉,上流社會如此大膽行徑,驚得大家目瞪口呆。

依據日本時代的報紙記述,日本統治台灣的第三年,就傳出日本人殉情悲劇,地點在澎湖,當事人是公學校的老師和妓女。從此以後,妓院女子就一再出線,成為日本人殉情記的第一女主角。

日本男人前腳到台灣當官、營商、做工,後腳就把政府的機關建築、商店的樓房蓋起來。接著,他們的店左店右,就有名為「花月」、「醉月」、「稻六」之類的木造「遊廓」(妓院),花樣的女孩搖盪著腰枝,也忽前忽後,輕揮著小手。這般日本風月,也飄入台灣人世居的艋舺(萬華)。

第一次傳出台灣男人和日本妓女「合意心中」(非脅迫的殉情),就在艋舺,已是一九一三年。每個時代的每個社會都受不了情色和流血的迷誘,百年前也一樣,報紙因此異常激動,仔細報導了整起事件的過程。

艋舺有家叫「富士見樓」的妓院,二樓第二號房間歸屬一個名喚「入船」的美麗妓女。有一天,她生病住進艋舺的婦人病院,醫院裡的資深職員「楊有來」,已經工作十年,是上司眼中的溫和好人。楊有來的長辮子已經剪掉了,頭髮又學日本人分邊,頗得入船好感。楊有來對她也是照顧得無微不至。這下可好,火山已經爆發,任誰也阻擋不住滾燙的岩漿漫流;入船一出院,當天晚上,楊有來就跑去富士見樓指其名而登堂入室了。
台灣人殉情記-1.jpg 
一九二七年,寒冷的一月,艋舺的妓院「梅月」發生殉情事件,司法人員騎著摩托車趕到,也引來老少民眾圍觀。報紙在新聞照片上畫個大「╳」,標示案發的二樓現場。台灣人殉情記-2.jpg
舊時日本商人交際場合,一定有穿著和服的紅裙相隨。

內文出自《人人身上都是一個時代(全新增訂版)》
人人.jpg
(麥田出版)
如果您也有旅遊資訊、優惠訊息、活動展演等各項訊息要提供給編輯,
可以來信 edit@talk.tw【台灣旅遊誌編輯部】收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