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回憶:五○年代的叫賣聲】 | 文化旅遊 | 台灣旅遊誌小編

sign-670100_640.jpg
圖/pixabay
民國三十七、八(一九四九)年來到臺灣的人,印象最深刻的是街上的木屐聲,那時許多人都穿木拖板,人未到,聲音先到;其次,街上攤販多,推車的或騎著腳踏車的流動小販更多,有賣烤番薯的,有賣米茶的,有賣土豆仁的,賣冰棒的,賣冰淇淋的(你當然會記得還有那種特殊的「叭噗」聲),以及大清早手推醬菜車,專賣醬菜讓人配稀飯的,賣餛飩的則以敲竹梆代替喊聲,當然,後來也有山東人出來叫喊包子饅頭、豆沙包的……
五○年代,在街上擺地攤,不像現在還要申請登記證。那時,攤販屬自由職業,街上任何角落,只要自己認為,可能會有生意的,就可設攤賣東西,到了夏天,到處都有賣冰水的,或是冰鎮酸梅湯,有一段時期,連我都想養幾隻雞,等牠生蛋,生了蛋孵小雞,然後上街,賣小雞,賺了錢,就可到南昌街福州街口,去小人書店租連環圖畫來看……
噢,還有天沒亮喊賣豆腐的聲音。林先生(海音)就有一篇很有名的散文,篇名〈豆腐一聲天下白〉,其中就有這樣一段:

二十年來,許多聲音從這一排臨街的窗子透進來。睡在榻榻米上的日子時,偶然有車子從窗前的巷子經過,那聲音就好像車子從你頂上壓過去一樣。賣豆腐的婦人是最早的一個,她應當是和我家牆頭上的牽牛花一樣,都是早起的,但是她沒有牽牛花清閒。牽牛花拿紫色迎接太陽,她是灰色的,──別誤會,我不是說她的人生是灰色的,只是她的衣服罷了。一個勤勉的婦人,為了一塊錢一塊錢的豆腐,把那種幽揚的調子一聲聲傳到你的耳根:「賣豆腐啊!油車糕豆乾!」晨起的第一聲,聽了二十年了,你沒有照顧過她一次,臨去之晨,總要和她相識一下吧!

這排窗,我管它叫「感情的窗」。今早我從窗裏看出去的,不只是賣豆腐的婦人,也有賣酒干的,也有賣粽子的。算卦的瞎子也過來了,仍是手扶在兒子的肩頭上。兒子長得很高了,穿著西裝,梳著齊耳根的長髮,腳下是一雙高跟的男皮鞋。謝雷的打扮嘛!

可見那個年代,街上到處都是做生意的──修傘補碗的,挑著擔子賣臭豆腐的,賣五香茶葉蛋的,補玻璃絲襪的,擦皮鞋的孩童更多,還有電影院前賣報紙的──我自己就在西門町新世界戲院前賣過報紙,做了一個月的報童,賺來的錢,為自己繳了學費,那應該是一九五三年的夏天,我還在新莊中學讀初二的時候。

如果坐火車到中南部,每當火車在每一站停下時,更會聽到各種叫賣聲,特別是叫賣便當的小販,喊起來抑揚頓挫,配合火車轟隆轟隆的起步聲,那是讓人永難忘記的聲音,特別是第一次出遠門的學生,充滿了童年的回憶。

現在聽不到這些聲音了,如今攤販也不容易看到,那麼,攤販都去了哪兒?原來都集中到百貨公司的地下樓了,可是攤販的有趣,就是每個攤子看起來都不一樣,如今的攤販,有了相同的設計,甚至都穿著一樣的制服,反而讓人覺得失去了早年攤販的趣味和特色了。

節錄自《回到五○年代》〈五○年代的叫賣聲〉
克難.jpg
(提供:爾雅)
如果您也有旅遊資訊、優惠訊息、活動展演等各項訊息要提供給編輯,
可以來信 edit@talk.tw【台灣旅遊誌編輯部】收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