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旅職人:麻豆助碗粿& 阿喬師水粄粥的故事】 | 美食之旅 | 台灣旅遊誌小編

麻豆助碗粿& 阿喬師水粄粥

從小春爸總是跟著自己的爸爸吃東西,可以說春阿公吃甚麼我就吃些甚麼,以前開著大卡車的春阿公總是會知道哪裡有好吃的,如果跟著他出車,就非常期待車趟跑完後他會帶我到哪裡去吃些甚麼,那是20幾年前的事了,春爸還只是一個國小學生,那些味道至今我都還記得,所以現在只要離開台南市區到麻豆或是其他地方去,就會去找找當時的記憶,不管是麻豆圓環邊的碗粿蘭,或是市場裡的碗粿助仔,都是春爸腦海中認知的碗粿味道。

之前在市區經過西門路時,總是會看見「麻豆助&阿喬師」的招牌,但一直沒有停下車來品嚐看看,直到有一次在新天地新光三越講座後實在飢餓難耐,才終於進來坐下。記得當天點了一個碗粿還有一碗我不知道是甚麼的水粄粥,就這樣跟春媽兩人吃了起來,第一口碗粿讓我驚喜不已,因為⋯⋯,這就是我在麻豆市場裡吃到的味道,而白皙透亮的水粄粥也讓我們兩人驚艷。

p.12-p (3)_resized.jpg

麻豆碗粿助是我外公

因為味道一樣,好奇問了美麗的老闆娘:「你們叫麻豆助,跟麻豆市場裡的碗粿助仔是一樣的嗎?」

老闆娘(李京凌)邊收著隔壁桌的碗筷邊回答著:「沒錯,助仔是我外公,我是第三代」,這答案讓我開心的不得了,因為我終於不用上高速公路才能吃到碗粿了;縣市雖然合併為一個大台南,但是原本的台南市與台南縣的飲食口味上還是有些許的差異,舊台南市區裡有很多碗粿老店,但碗粿顏色較深,較為注重肉燥香氣與豬油香味,口味還是比較重的,相對之下,台南縣區的碗粿比較能吃到在萊米的香氣,有時候,好吃與不好吃真的不能概論,只能說是習慣的問題罷了。

p.12-p (1)_resized.jpg

「炊粿沒師父,常炊就會有」by 永祥師傅

後來我變得很常來,也漸漸地與老闆熟識,身為助仔孫婿的楊大哥是個很幽默健談的人,他開始跟我分享故事。

教楊大哥炊粿的人是他的大舅子李永祥,也就是老闆娘的親大哥,當時為了照顧在麻豆的媽媽因而從外地回到台南,但回來之後工作就要重新開始,也就有了開碗粿店的想法,大舅子跟女婿兩人便說定合作,於是就在西門路找到這家店面,開始了麻豆助仔碗粿的傳承。

開店之初,因為楊大哥還不是很熟悉整個作業流程,永祥大哥每天早上從麻豆開30幾公里的車來到西門路開店炊碗粿,幾年下來日復一日,每天早上準時五點多就到店裡,楊大哥笑說:「我大舅子是個不多話但責任感很重的人,唯一遲到的三次都是因為颱風,一次印象最深刻是八八水災,他開到半路打電話來說我看要開船才到的了。」看他回憶起這一段,依然能感受到他對大舅子的思念。永祥大哥已經不在了,走的突然,但身為徒弟的他已經把他的功夫學了起來,炊粿需要細膩的感受,天氣、溫度等等因素,都能決定這天炊的碗粿口感。

p.12-p (2)_resized.jpg

利用、紀念、傳承,阿喬師帶碗粿楊重振精神

永祥大哥的離開,讓楊大哥夫婦都很難過,但日子依然要繼續,卻在這時又傳來另一個好友的噩耗,來碗府城趣遊碗的設計師彭喜執與楊大哥也是舊識,當時在設計來碗府城時,就常到店裡與楊大哥討論激盪,甚至還陪著楊大哥送貨,都是為了要融入台南的小吃文化與人情氛圍裡,當「來碗府城—趣遊碗」真正設計推出時,他們已經有相當深厚的革命情感了,一個碗裡將台南市的老街景,老店,小吃等等完美的融入,台南很多小吃老闆都曾在碗的設計原型上畫過幾筆,碗型其實就是老台南人吃肉燥飯時的傳統碗型。大舅子與好友接連的離開,讓夫妻倆意志真的很消沉,只能拼命的找事做來分散些悲傷的思緒,貼心的小女兒喬喬從小就在店裡分擔工作,為了讓爸媽重振精神,便興起與爸媽製作新菜色的念頭,粿,還能有甚麼樣的變化,利用台南特產的概念加上原本碗粿的傳統,以虱目魚湯熬湯煨粥,成了小時候常吃的米糜,用大骨熬湯炊粿,加上蛋酥、香腸、三層肉、蝦米等,就這樣一家三人共同做出了傳承自大舅手藝與老友信念的水粄粥。(粿,客家人稱為水粄仔)。「水粄粥不用來碗府城裝盛,就不是水粄粥了」楊大哥認真的說著。他指了指碗底的「利用」二字,這是彭喜執老師的概念,文創一定要融入生活裡,如果把碗擺著當裝飾,碗也會不開心的,好好的用它,讓它真正成為一個府城文化的工具,才是他的本意。

楊大哥很謝謝他的小女兒喬喬,在那時候給了他們夫妻倆很大的力量,加上他從小就喜歡在廚房幫忙,對於料理很有天分,於是就將這份冠名的榮耀給了自己的小女兒,阿喬師水粄粥的招牌從此與麻豆助的相伴,如果你晚上在店裡看見一個跟著忙進忙出的勤勞小女孩,他就是阿喬師。

民國八年由李助先生挑著扁擔在麻豆大街小巷叫賣著自己母親炊的碗粿,在近百年之後,在老府城衍生出另一種方式的傳承,相信他老人家如果知道也會很開心的。楊大哥喜歡自稱是碗粿楊,幽默的他平時都笑嘻嘻的,三句話不離玩笑,也很會自嘲或講些讓自己工作之餘輕鬆一些的話,但京凌姊似乎已經較為麻痺,我們有時被楊大哥逗得哈哈笑,京凌姊還是一派冷靜的冰山美人樣坐在一邊做他自己的事,記得有次楊大哥在廚房做蛋酥時,自己邊哼著歌「蛋酥又何奈⋯⋯我就是喜歡你⋯⋯」配上他的招牌笑臉,實在很討喜,料理本來就是帶給人笑容的產物,快樂的人做出的料理更讓人能加倍的快樂。

文章摘自《台南旅職人》

PP_resized.jpg

(圖文提供:凱特文化)
如果您也有旅遊資訊、優惠訊息、活動展演等各項訊息要提供給編輯,
可以來信 edit@talk.tw【台灣旅遊誌編輯部】收 


我要留言